茶陵县政府微门户

【原创欣赏】端午节忆旧
发布时间: 2018-06-15 17:25:53   作者:刘海红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茶陵州志·卷之六·风俗》篇记载了一些茶陵人的传统风俗。

《茶陵州志·卷之六·风俗》篇记载了一些茶陵人的传统风俗。其中一段记载了端午节的风俗:

      

端午,插蒲艾于户,饮雄黄酒, 杵蒜水洒堂室中,曰“辟毒”。作角黍(粽子)相馈,曰“探节”。


斗转星移,直到现在,在茶陵,端午节的习俗仍然大同小异。

     

粽子年年吃,味道各不同。年过半百的我,一直认为好吃的棕子,有味的端午节还是在年少时。

  

六七十年代,物资相对匮乏。春节过后往往青黄不接。餐餐干腌菜,顿顿霉豆腐,清汤寡水的日子,我便掰着指头计算着时间,农历三、四月份便开始盼着端午节的到来。

    

那时候,家家喂几只鸡。公的过节宰了吃,母的下蛋。平时蛋是不舍得吃,积攒着,卖了换点钱,补贴家用。

    

四月底了,有人提着小篮,走村串户,叫喊着,“卖雄黄,卖雄黄”。

      

我们欢喜雀跃,我们知道端午节终于快到了。

    

妈妈也终于大方起来了,笑盈盈地说,別眼馋了,这些鸡蛋留着过节给你们吃。

     

初五早早起来。门墙边,窗户上,插着蒲艾。灶房里煮着粽子,蒸着包子。端午节便在这浓浓的香味中拉开帷幕。

  

端午节的早餐各家略有不同,但往往会有“五子”。棕子、包子、蒜子(伏蒜)、豆子、鸡子(鸡蛋)、桃子、李子之类。其寓意为“五子登科”,子孙发达。

    

鸡子(煮熟的)往往不是在早餐当即吃。常常,在早餐后,妈妈会往自己编的小网兜里塞上两三个鸡子,挂在我的脖子上,吩咐我提着篮子,拿把镰刀,跟小伙伴们一道,去田界上,池塘边,菜园栅栏草蓬里去割些“野(yia )里巴七”。(黄荆叶、金银藤、七里黄等等)


 阳光正好,我们满世界跑。我们比着黄荆叶的大小,比着鸡蛋的多少。时间过得快,尽管肚子有点饿,鸡蛋还是忍着不吃。妈妈常说,“好东西要留着慢慢享受。”

   

转眼便到了午饭时。

   

我便是早早地盼着这一时刻。流着口水,等妈妈焚了香,烧了纸,敬了祖先,我们便可以开吃了。

     

大人们聊着家常,喝点雄黄酒。这时候允许、也要求我们小孩喝一口或抿一小口雄黄酒。不肯喝酒的,妈妈会用手指在碗底探一下,将雄黄酒涂抹在他的额头上。妈妈说,雄黄酒可以辟邪。

   

饭切不可盛得太满。先夹块五花肉,大口吃着,三两下便咽,滚烫的油豆腐一口一块。夹满了菜,端着饭碗,房前屋后看别人家放鞭炮,笑邻居家小孩额头上的雄黄癍点。

    

下午,每家每户会准备一个大锅,锅中放入那些茅茅草草的“野里巴七”并将剩下的蒲艾剁碎了,连同洒撒堂屋剩下的大蒜水一起倒入,加满水用柴火烧开了,这便是所谓的“端阳水”。傍晚时分,妈妈便要求我们用“端午水”来洗澡。说是,端阳水洗澡,不怕太阳晒,不怕蚊子咬;不起红点点,不痒也不挠。


端午的夜,繁星点点,香气盈绕,有妈妈陪着,一切都是美好。



line
扫描二维码关注:茶陵县政府微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