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陵县政府微门户

【全域旅游】乡村红色记忆——茶陵大龙村
发布时间: 2018-05-29 17:05:3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走进清幽静谧、温润秀美的火田镇大龙村,红色故事与乡村记忆就象两根相互缠绕的绳索,不断在我们心灵中起伏。

走进清幽静谧、温润秀美的火田镇大龙村,红色故事与乡村记忆就象两根相互缠绕的绳索,不断在我们心灵中起伏。面对鳞次栉比的高楼和渐行渐远的往事,我们不禁要问,怎样才能保存乡土那份脉脉温情,守护先烈们豁出命打下来的这方热土?彭运南先生用他鲜活的笔触,赤热的情感深情地讲述了茶乡北部边陲大龙村曾经发生过的红色故事,把我们重新带回到了那热血澎湃的艰难岁月……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这里活跃着一支颇有传奇色彩的独特革命队伍——以谭余保为首领导的湘赣游击队。他们钻山沟、攀悬崖、顶枪林、冒弹雨,为了祖国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甘洒一腔热血,用生命之躯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爱国乐章,绘就了一幅幅光辉灿烂的精神图谱。在他们面前,那些歪曲真相,不顾事实,诋毁历史,抹黑英雄的行为是多么可耻!



在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大龙村就有上百人投身革命洪流,

书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一页


谭余保,曾任湘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游击司令

毛主席称赞他为”独胆英雄“,全国解放后担任过湖南省书记处书记、省纪委书记

大龙村处于湘赣两省莲攸茶三县交界处,大山连绵逶迤,深涧纵横交错,是一个可进可退可攻可守并且辐射范围非常宽广的密林要塞,也是一个革命低潮时候革命力量隐蔽集结养精蓄锐的绝佳藏匿地。1934年8月,红军主力开拔长征后,谭余保奉命留守湘赣,以棋盘山为根据地,在莲攸茶交界的太平山周围坚持游击战争达三年之久。太平山就是大龙村北端的一个山头,登临其上,“一览众山小,三县入眼帘。”艰苦卓绝的斗争经历,使得其足迹无可选择地遍及大龙村的山山水水,留下许多悲壮感人的革命故事。

激战大碉堡


1934年冬,是大革命处于低潮时期,主力红军西征后,湘赣国民党军加大了对湘赣游击队的围剿力度。

红军主力长征以后,谭余保奉命留守湘赣,在莲攸茶交界的太平山周围坚持游击战争达三年之久,足迹遍及大龙村的山山水水


他们在茶陵火田镇的大龙村和攸县峦山的皮家村各修建一个碉堡,目的是切断游击队与外界的联系,欲将游击队困死山中。其中大龙碉堡由茶陵保安团长谭省吾主持修建。为了筹集修建碉堡所需的砖木,他们拆毁了几乎所有的大龙村的红军家属的房子和大龙的著名宗教圣地——人形庵。碉堡构架非常恢弘,常驻敌军兵力一个连,连长为当地人龙凤山。


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谭余保决定敲掉这个碉堡。1935年3月13日夜,北风劲吹,春寒料峭。谭余保将游击队的两个分队安排在碉堡北面隐蔽,并准备好干柴,扎成一把一把淋上煤油,每一把柴里放一包红辣椒。他自己亲率教导队,绕道碉堡南面埋伏,在大龙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准备好四张八仙桌和十六床浸湿的棉絮。


大坪红色游击战碉堡遗址.

凌晨两点,谭余保下令进攻,一边组织枪法好的战士朝碉堡枪眼射击,一边由战士驮着八仙桌前进,每张桌子的上面和前面均固定放好两床湿棉絮。由于碉堡枪眼被控制,起初也没注意到向碉堡移动的四个白色怪物是啥东西,待到近前发现有人时,为时已晚,八仙桌下的战士迅速闪到碉堡死角,掏出镢头在碉堡墙壁上挖洞,打开一个孔便往里面塞一个手榴弹,炸得敌人鬼哭狼嚎。龙凤山毕竟也算老练,为了消除死角,他从里面组织人在北面的墙上打洞,但就在打开墙洞的一刹那,埋伏在北面的战士迅速点燃干柴堵住,被北风一吹,浓烟夹杂呛人的辣椒味直往碉楼里面灌,很快弥漫了整个碉堡。一时间手榴弹、辣椒烟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加上红军冲锋陷阵的喊杀声,敌人无力也无心抵抗,乖乖举手投降。


其后,敌人虽然多次想重建碉堡,无奈地下党组织和革命群众骚扰阻止,最终未能建好。


图为大龙村杨家祠,是当年苏维埃政府所在地

烫火炉脱险


1935年5月底,时任湘赣省委书记的陈洪时对革命悲观失望,经不住国民党糖衣炮弹的诱惑,打定了叛变投敌的主意,以边界情况紧急,宜分散行动、缩小目标,更需要与湘南蔡会文部联系为由,将谭余保派往湘南。6月20日夜,在南行至茶陵花棚山时,同行的刘发云提出回家拿点米,不料一去就被捉,随即叛变,并泄露谭余保行踪。好在谭余保警惕性极高,与警卫员谭冬崽迅速离开,在一红薯地窖中藏了七天才脱险。他知道湘南行踪暴露,迅速返回火田镇大龙的烫火炉。


烫火炉是太平山游击队与外界的秘密联络点,他们是想把刘发云叛变的事报告湘赣省委,殊不知此时的省委书记陈洪时也已经叛变了。


当年烫火炉秘密联络点

他们为了赶时间,一路上几乎没有停歇,不巧的是还碰上了连绵大雨。他俩也顾不了许多,冒雨在山间前行。一番折腾下来,谭余保明显憔悴苍老了许多,脸上的褶皱像是一道道深沟,雨水就在这道道深沟里流淌,眉毛胡子全都挂满了水珠。


当他们到达烫火炉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尽管这个联络点是一个单家独屋,素来警惕性极高的谭余保还是没有贸然进入,而是蹲在远处观察。他发现挂在窗台作为联络暗号的米筛不见了,仔细一看还发现了三四个陌生的面孔在走动,知道情况有变,招呼冬崽迅速离开。不料在起身离开的时候,冬崽一脚踏空摔了一跤,响声惊动了敌人,一阵枪响, 人群骚动。他俩伏地不动,躲过枪子后,趁敌人出门来围捕的空挡,迅速滚下土坎,进入密林,趟过一条水沟溯流而上。

不一会儿遇到了前来接应的战友易湘苏,就这样脱离了险境。易湘苏向谭余保讲述了陈洪时叛变,组织上担心他会在烫火炉涉险,派她前来接应以及她在烫火炉目睹敌人采取开膛剖肚入油锅等残忍手段摧残联络员顺苟顺英夫妇致死的全过程。谭余保听后满腔愤怒,誓言斗争到底复仇雪恨。


易湘苏后与谭余保结为夫妻,白头偕老。这是后话。


1938年冬,经党组织批准,谭余保与易湘苏结婚,

解放后易湘苏曾任湖南省妇联主席

大钟山“吊羊”


1936年春,在国民党重重封锁下,湘赣游击队处境异常艰苦,克服困难的办法之一是“吊羊筹款”。当年2月15日,谭余保精心策划和部署,在龙头铁厂如愿“请”到了周纪勋,随即送到棋盘山后方据点大钟山。


大龙村主要山水景点——瀑布

当年谭余保在这条溪流中脱险

大钟山位于大龙村北部太平山下,又名黄香树下,上为兔子坪,下为烫火炉。大钟山老屋场位于深山密林之中,是红军游击队的常驻地之一。当年请到周纪勋就安排在大钟山的老屋场。


周纪勋被送到大钟山后,谭余保亲解其缚,以礼相待,好吃好喝,慰勉有加。周有感而发,赋诗一首:“入林领袖奉参汤,困极而醒喜若狂;寄语腰缠万贯者,山珍暂让我先尝。”


谭余保请来周纪勋并未一下子说明意图,待周主动质疑时,谭余保风趣地说:“我们是请你来当供给部长的,请您筹款一万元。”并循循善诱启发他的觉悟,送给他两本油印刊物:《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和《三大纪律》。还让他观摩战士们的操练与政治学习。


大龙村红军洞,是当年红军战士在其中避险疗伤的地方

周纪勋在大钟山呆了五个月,不但没有受折磨,而且在生活上备受优待。他亲眼看到战士们组织严密,上下团结,官兵平等,关心穷人,对比国民党统治下的腐败现象,在思想上对革命有了一定认识,特别是联系自己的性命、事业,认定即便是倾家荡产也应该按照谭余保的话去做。


当年7月13日,谭余保让他回家。他则完全信守承诺,想方设法为游击队送去军需和生活物质。游击队在他的资助下摆脱了困境,队伍得到巩固,力量迅速加强。随后,他自己也在家乡主动为穷苦百姓扶危济困,做了许多善事好事。解放后,他因对革命有功,列为“开明绅士”,受到政府保护。


大龙庄旅游接待中心

1957年病逝。至今茶乡一带的百姓群众还在津津乐道地讲述着他的善行义举。


大龙村或因两省三县交界和连片大山的地理环境,让湘赣游击队如鱼得水,革命队伍星火燎原,不断壮大,直到第二次国共合作,湘赣游击队走出棋盘山,奔赴抗日前线。


仅有千余人的大龙村,在血雨腥风的革命战争年代,上百人投身革命洪流,涌现出许多意志坚定的革命者。其中柑子山黄香树下七大姓数十户居民,几乎都是革命家庭,后遭屠村,部分村民四散逃离。目前有名有姓的在籍烈士多达48人,这在中国革命历史上书写了非常悲壮的一页,可歌可泣。


如今,这片留下无数革命英雄足迹的红色土地风景尤为美丽。盛夏时节,或是漫步在大龙村的小溪旁,或是徜徉在大龙村的竹海里,忆红色故事,赏美丽风景,一丝丝清凉扑面而来。


(来源:方志株洲)

line
扫描二维码关注:茶陵县政府微门户